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熟女  »  【破处见证人】(03)【作者:Issithlord】
【破处见证人】(03)【作者:Issithlord】
字数:33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

  我被电铃的响声吵醒。我从老闆的床上爬起,看到老闆还在床上睡觉的样子。所以我走到警卫系统跟在大门的警卫问道:「大叔,是谁找老闆啊?」

  「丽娜小姐,因该是新女孩吧?」警卫回答道。

  我听到是新女孩,我高兴的不得了。因为我不需要自己一个人做两个人的份了。一早就做了三次爱,而且特别是刚才非常激烈的一次,真的让我吃不消。虽然我还可以再做几次,可是以我老闆和我爸爸的胃口,我一定无法应付。

  可是我却有点伤心。一位新女孩就表示另一个童贞被夺走。在我在这里工作的一年内,我就已经认识了十几位新女孩了。她们都会待一个月,彻底被老闆和他儿子糟蹋,为了就是赚钱。只可惜,我来这里工作时已经不是个处女了,要不然,我也可以一个月就赚到了我十年的薪水。

  「那让她进来吧,」我说道。接下来我看着萤幕有辆黄色计程车从铁门外开进来。虽然通常都是介绍女孩子的公司的车子载女孩子来的,可是我以为是因为这是突然要个新女孩的关系,所以没有办法接她过来。

  我穿好我的制服,走到楼下,把大门打开。这时计程车才刚到大门前的开道。它完全停下了后,从车后面走出了比平常被送来的女孩漂亮很多的女孩。我觉得以她的姿色,她可以做模特儿,不必做这种糟蹋自己的事。可是我也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像我自己,其实比她还要漂亮,可是我却无法赚到她一个月能转到的钱,而我却被这豪宅的两个男性干了一年多了。

  这个女孩看到我的时候,有个非常惊讶的表情。我其实也不怪她,毕竟我肩上只披着白色蕾丝的领巾,腰间戴着白色蕾丝吊袜腰带,一件白色的内裤,还有到我大腿的白色丝袜。但是我却觉得好笑每个新女孩都会觉得我这样的穿着有什么好惊讶的。因为她们都会穿上一样的制服。至少我每天都会脱掉它,换衣服回家,这些女孩整个月最多也只能穿这么多衣服。她有带个小行李,我想如果全部是衣服的话,她可能根本就不需要带它。但是被破处之前,老闆他希望以她们平常的穿着给她们第一次的经验。她穿着一件灰色露肩的衬衫和一件红色的裙子。
  因为我一来上班就被干的要死,我还没有机会看过新女孩的质料,而且可能因为她是临时被派来的人,我也没有看到任何质料。我对她说:「你好,我叫丽娜,你呢?」

  「你好,我叫卡日莎,」她回答我道。

  「那我带你上去件老闆吧?」我虽然很有经验带新女孩去见老闆,可是我却还是不知道该对一个即将要失去童贞的女孩说什么。我只对她微笑,希望她不会太过於紧张。我先走上楼梯然后回头看到她已经跟上楼梯了。我们到了二楼,走向老闆的房间。我们到了房间的双大门时,我敲了一下问道:「老闆,卡日莎到了。」

  老闆有一点犹豫的回答道:「卡日莎?好,我一下就准备好了。」

  过了一会儿,他说道:「好,可以进来了。」

  我把门打开,看见老闆穿着一件睡衣。我请卡日莎进入房间说道:「老闆,这是卡日莎,卡日莎这是我老闆,乔木先生。」

  老闆看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微笑说道:「你好。」

  卡日莎这时看起来非常的紧张的样子。一个即将被破处的女孩,当然会紧张。三年前我连紧张的机会都没有。想到这里,我觉得更伤心。她描了老闆一眼才吞吞吐吐地回答道:「你……你……你好……」

  老闆是个破过最少几百个处女的男人,所以这种紧张的女孩他看惯了。他知道要怎么对待这些处女。虽然他是以一个付得出高代价的消费者来看待这些女孩,至少他长的英俊潇洒,个子高,肉棒大,而且性技术好,所以当这些女孩的第一次也不能算是坏事。他走过去床边,然后坐在床上,拍了一下床表示要她坐在他身边。卡日莎照了她的意思坐在床上。

  我看到这里,就像以往一样转身要离开房间。可是老闆却说道:「丽娜,你不需要离开房间。」

  虽然这是第一次他干个处女时被他要求我不要离开房间,我却不是很想要看他糟蹋卡日莎。但是他是我老闆,所以我听了他的话,留在房间。我只转过身那一瞬间,我就看到老闆把卡日莎压倒在床上而且已经将一只手伸进她裙子下,透过她的内裤触摸她的阴部。卡日莎挣扎想要爬起来,而且叫出:「不行!我……我……不……不可以这样!」老闆当然不可能停下,而我也觉得她既然自愿来这里,她在这个时候后悔也太晚了吧。

  老闆的动作是惊人的快,他一下子就把卡日莎的内裤脱了掉也把自己的裤子也脱掉,露出以经勃起的肉棒。卡日莎还是继续挣扎着也继续叫道:「不可以!我们……我们不可以这样……」老闆已经就要得到目的了,所以她怎么挣扎怎么恳求他,他都不会停的。他把肉棒摆在她的小穴上而且上下移动几下。卡日莎这时已经哭了出来,求道:「不可以……我们不可以……我是……我是……你的女儿……」

  老闆愣住了一下才问道:「我女儿?谁是你母亲?」

  「萨曼塔!」卡日莎尖叫出声。「萨曼塔克兰!」

  「萨曼塔……」老闆的确像是对这个名字有印象。「你是我和萨曼塔的女儿……」

  「对对对!我就是你的女儿!」卡日莎再次尖叫道。

  老闆其实从她说她是他女儿到现在一直都没有把肉棒移开。他转身看着我,他知道我跟我爸爸有乱伦的关系,所以他好像是要知道我的感想。我当然对他摇了头,不希望他跟我爸爸一样。我也不希望看到另一个女孩子也跟我有一样的痛苦。可是老闆再转回面对卡日莎时,他却往前用力推进自己的女儿。

  卡日莎的惨叫声是我听过最淒凉的声音。它充满了身体上和心里面的剧痛。我记起自己被强暴的时候,我的嘴巴被蒙住,我连叫都无法叫出声。我转过头,不想要看到一个女儿被一个父亲糟蹋。可是我却听的到卡日莎哭泣和疼痛的呻吟。我被强暴时没有哭,可是那不代表我不懂她的悲哀。我为她伤心,也为我自己伤心。我不知道为什么男人会这么残酷,而且特别对女儿残酷。

  不过,过了几分钟我听到了不一样的呻吟声。她好像跟我一样,经过了一开始的痛,小穴就开始感觉比较好,而虽然她被自己的父亲强暴了,她的身体无法抵抗她父亲肉棒提供给她的快感。因为这样我才抬起头看着他们两人。老闆还是以他进入她竖直的方式继续抽插着她,可是他的双手现在却在玩弄着她的乳房。他一定是在我没有在看时,把她的上衣和奶罩解开。而卡日莎只躺着,头转向一边,双眼紧闭,口巴却开着呻吟,任他摆佈。

  让我最惊讶的是我无法把自己的视线从他们移开。反而我走进一点让我自己可以看的比较清楚。我虽然在这里做了一年的工,可是每次老闆或他儿子干女孩时,我都没有想要去看。但是可能是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另一个女人被破处,也可能是因为是我第一次看到我以外的乱伦性爱,我觉得无法自拔。我越走越近,直到我可以感觉到老闆的体温,看的到他沾着血液的肉棒,也闻得到他们结合的味道。我看着他进入她的每一个动作,想像他正在进入我的样子。我把两只手指插入自己已经完全湿润的小穴,跟着他进出的动作手淫。她的呻吟变成我的呻吟,但是她的快感却没有变成我的快感。她再没多久就大声高潮了,而我却才开始感觉到快感。我想不到刚刚才惨哭惨叫的女孩竟然会像我一样,被自己的父亲干了高潮。这让我突然感觉到无比的兴奋和快感,让我在她高潮完了后我也跟着高潮。这个情景不只让我高潮,它还是我有过最好的手淫高潮。

  老闆看了我享受完高潮,笑了一声才继续干他的女儿。卡日莎现在把双手提起,想要老闆弯腰让她抱。他照她的意思做,可是也开始吻了她的嘴唇。这时的卡日莎已经完全接受被自己的父亲强暴的事实,完全被老闆给她的快感控制住,紧紧地抱住他,也疯狂地与他亲吻。

  看到这种发展,我更有快感,自己手淫的速度变的比老闆的速度快。而我很快就又高潮了。但是老闆的技术太好了,所以卡日莎也没多久后也高潮了。老闆虽然很有性经验,可是毕竟他干的是自己的女儿,而且还有另一个美女在旁手淫,他比平常都还快射精。我爸爸对我的第一次也比之后都来的快。

  我们三个人都喘着很厉害,可是老闆一直都没有从卡日莎里面出来。我知道他应该是想要再干她。我虽然之前被他们的性交吸引,可是我现在却觉得很噁心,不想再看到他们有性交了。我静静地离开了房间。我站在门口闭上双眼想要不去想刚才发生的事。但是没多久就听到了卡日莎的呻吟。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